热岛

这个城市是一座热岛。

再写肉文就剁手 完结章

〈二十〉不说再见

      老张的葬礼开得简约而肃穆。

      地点就定在老张的家里,只邀请了他的几位老友和与他有所交集的一些圈内人。

      他去世的消息公布后没有激起太大水花,记得他的人们默默缅怀着这位离世的编剧,但更多的人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的作品。

       我穿着金言的那条红色香云纱旗袍,在一室黑色中显得格格不入。

       传言道人死后魂魄在头七离门,虽然老张头七早已过去,但我还是想告诉他,这穿黑色的,是别人家,只有这穿红色的,才是咱们自己的家。

       我希望他能找到回家的路。

       千玺是和《夏时》剧组的几位工作人员一起来的,他的戏杀青了,但为了宣传仍然留着胡子,穿着一身黑西装,颇有点黑道大哥的范儿。

       我在人前只把他当一般宾客来招呼,挤了个客气的假笑。

       “哎呀千玺这么忙也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没事儿不麻烦。”他拿手虚扶我一下,对我挤挤眼睛。

       他最近倒是潇洒,电影一经点映就炸开了锅,他凭着自己饰演的人格分裂的逃犯这个角色已经拿了个最佳男主,我估计年终电影大赏的时候他还得拿奖拿到手软。

       坎儿好像都过去了。

       我趁人不注意将他拉进室内,对着老张的遗照扑通就跪下了。

       “你干嘛?”千玺目瞪口呆地望着我,忽然眉头一皱,把我从地上扯起来。

       “你创伤后应激反应又犯了?身上带镇静剂了吗?怎么就是不会跟我说呢?”

       “我没事儿!”我挣脱他的手,硬是摁着他的后颈把他给摁得跪下了,自己也跪在他旁边几乎是威逼利诱地说:

       “磕头!听见没!”

       千玺只得和我一起磕了个头。

       嗯,一拜天地。

       “再对着老张磕头。”

       二拜高堂。

       “咱俩再对着磕一个。”

       夫妻对拜。

       礼成。

       我望着老张黑白的遗像,心里很满意。

       今天我可终于把我这心上人带到你跟前来了啊,还给你磕头了呢,够正式了。

       以后他就跟咱们是一家人了啊,可不许难为人家。

       他可好了,人又帅对我又好,不许给他托梦吓唬人家。

       千玺轻笑着把我搂进怀里:“我还是第一次被人骗着成亲哦。”

       “我也是第一次骗着别人成亲哦。”

       “你会怪我吗。”

       我一抬首,对上他忐忑不安的双眼。

       “我可能……没办法太快地给你一个婚礼。”

       “刚刚这不就是了么,我还穿的红色喜服呢,好看吧。”

       “每次你这样的时候我就很怕,”他把头埋进我的脖颈,“你得要求多一点,不然我怕我能给你的太少,当有一天出现了一个能给你更多的人的时候,你就会跟他走掉。”

       “不会的,因为那个人不叫易烊千玺。”

       “万一他比我更帅更好呢?”他不甘心地拿胡子扎我,“而且还没有胡子哦。”

       “你放心,比你更帅更好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

       我把放在我肩上的那颗脑袋挪开。

       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拿胡子扎人的毛病?

       我拍拍他不再水嫩的小脸蛋儿:“好了小媳妇儿,打起精神来,今天要带你见婆家人呢。”

       “什么婆家人??”

       “行了我要出去招呼客人了,你就在一旁乖乖等着啊。”看着他猴急的模样,我捂着嘴努力地憋着笑出去了。

      二拜高堂嘛,这高堂可才拜了一位,剩着两位都没拜呢。

       到了晚上九点,宾客基本散尽,我也终于能收起脸上已经僵硬的假笑,开始收拾残局。

      千玺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打电话给经纪人又软磨硬泡地争取时间留到了现在。

       她应该快要到了,我擦着桌子盘算着。

       “幺儿。”

       这声音响起时,我一回头,看见了一个女人包含热泪的微笑。

       她应当是美丽过的,从她脸上的神采看得出她年轻时的娇嫩,但她也是沧桑的,生活磨平了她身上的棱角,让她圆滑,也更让她粗糙。

       当一个女人身上同时出现稳重和依恋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时,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个女人叫母亲。

       “妈妈!”我投向她的怀抱。

       千玺杵在一旁,手足无措的样子。

       我把他拉过来,给我妈介绍:“妈,这是千玺,我跟你提过的,我男朋友。”

       嗯……现在是我老公了。

       这个消息太刺激,还是缓一缓再告诉她。

       “好,好,真是个好孩子,”她眼里还含着泪,但已经又笑了出来,“你们相处得好我就放心了。”

       “是……阿姨,”千玺羞得红了耳朵,“我,我们很好,您放心。”

       我妈被他逗得真正乐了起来,嚷着这孩子怕生,好好抓着他又聊了一阵儿。

       我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感觉今天一天都很满足。

       最爱的人都在身边,还怕什么呢。

       只是还差一位了。


       帮我妈安顿好住处再离开时,已经是凌晨了,我们挑了一条偏僻的小路,往医院赶。

       金言还在等着我。

       我跟在千玺后边,突然觉得这样的场景很眼熟,我和他第二次见面的那天晚上,我们也是这样地一前一后走着,但那时我还只拥有着他的背影。

       而现在,他已经全部属于我。

       一次让人啼笑皆非的相遇,我邂逅了自己笔下的主人公,和他一起写出了只属于我们两人的故事。

       现在主人公就在我的前头,我忍不住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易烊千玺!”

       “怎么?”

       “背我。”

       “你那么重,我才不要。”

       “可是我走累了呀千玺哥哥……千玺哥哥嘤嘤嘤……”

       “……上来。”

       他背对着我蹲下身。

       我满意地趴在了他的背上。

       “千玺哥哥我要听故事。”

       “小宝贝儿要听什么故事呀?”

       “我要听《小王子》的故事。”

       我记起他十五岁那年给《小王子》配音的事,他后来告诉我那时为了配好音,把书都背下来了。

       “那千玺哥哥念一段我最喜欢的给你听啊?”

       【就在这当儿,跑来了一只狐狸。

        “你好。”狐狸说。

        “你好。”小王子很有礼貌地回答道。他转过身来,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在这儿,在苹果树下。”那声音说。
“你是谁?”小王子说,“你很漂亮。”

        “我是一只狐狸。”狐狸说。

        “来和我一起玩吧,”小王子建议道,“我很苦恼……”

        “我不能和你一起玩,”狐狸说,“我还没有被驯服呢。”

        “啊!真对不起。”小王子说。

        思索了一会儿,他又说道:

        “什么叫‘驯服’呀?”

         “你不是此地人。”狐狸说,“你来寻找什么?”

        “我来找人。”小王子说,“什么叫‘驯服’呢?”

        “人,”狐狸说,“他们有枪,他们还打猎,这真碍事!他们唯一的可取之 处就是他们也养鸡,你是来寻找鸡的吗?”

        “不,”小王子说,“我是来找朋友的。什么叫‘驯服’呢?”

        “这是已经早就被人遗忘了的事情,”狐狸说,“它的意思就是‘建立联系’。”

        “建立联系?”

         “一点不错,”狐狸说。“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 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 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我有点明白了。”小王子说,“有一朵花……,我想,她把我驯服了……”】

        “千玺哥哥,”我打断了他,“那是一朵什么样的花呀?”

       他顿了顿,没有理我,只是换了一段继续念了下去。

       【于是小王子又去看那些玫瑰。

       “你们一点也不象我的那朵玫瑰,你们还什么都不是呢!”小王子对她们说。 “没有人驯服过你们,你们也没有驯服过任何人。你们就象我的狐狸过去那样, 它那时只是和千万只别的狐狸一样的一只狐狸。但是,我现在已经把它当成了我 的朋友,于是它现在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了。”

        这时,那些玫瑰花显得十分难堪。

        “你们很美,但你们是空虚的。”小王子仍然在对她们说,“没有人能为你 们去死。当然罗,我的那朵玫瑰花,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以为她和你们一样。可是, 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 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她身上的毛虫(除了留下两三只为了变蝴蝶 而外)是我除灭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 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他又回到了狐狸的身边。】

       我在他背上牢牢抱住了他。

       “也许我更愿意成为你的小狐狸。”

       “但你是我唯一的玫瑰。”

       千玺还是凝视着前方,他背着我,慢慢悠悠地走着,像一叶孤舟。

       “其实我和其它的玫瑰没什么不同。”

       “但你是我的玫瑰。”

       “您的玫瑰想亲您一下。”

       “准了。”

       他把我放下来,我们轻轻地啵了一下。

       “快走吧,路还长呢。”

       是的,路还长呢。

END

作者有话说:终于完结了!!!!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求长评!
长评越多更新文的速度越快哟。
消失这么多天我是有理由的!!我憋新文去了!已经写了有十章的存稿了,日更哦,一会儿就发预告,非常有趣的。

实在是太感谢你们了。

越来越爱你们的作者

      

      

       
       

      

      

      

      

       

评论(33)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