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岛

这个城市是一座热岛。

刺客信条4

〈四〉刺客信条第四条:不要轻易否定一种不常见事物的存在

      “噗……阿姨,”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却听见他笑出了声,“您是不是……经常晒太阳啊……哈哈,您这个,太阳晒出来的印子也太明显啦!”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陷入了另一种名为不可置信的情绪里。

      一个明星,在电视上的形象真的能和实际
差这么多吗?

      他这么个小白兔,是怎么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娱乐圈生存下来的啊?

      我仔细地看着他的眼睛,想从里面找到一丝异样的情绪。

      指不定他在骗我呢?

      我摇摇头,尽量让自己把事情往坏的方向想,反正现在放弃任务不可能了,最好的方法就是要把心硬起来。

      不能再喜欢他了。

      “小伙子,我也熬了一夜了,你估计也累了吧,快去休息吧。”

      他还在“哈哈”地笑着,闻言抹了抹笑出来的泪水儿,拿着外套走向了楼上:“那好,您把面吃了好好休息,客房我给您整理出来了,您家里那事儿啊咱明天再想办法。”

      我脸上堆着慈祥又感激的笑容,一直目送他上楼。

      看见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尽头时,我才像浑身被人抽了筋似的瘫软在沙发上。

      原以为和阴险狡诈的人打交道是最累的,没想到比这更累的是和单纯没心眼儿的人打交道。

      我躺在他家软软的沙发上,瞪着眼睛思考人生。

      好的,现在又如何下手呢。

      我摸索到一旁我的背包,从里面摸出了那一小瓶氰化钾。

      固体氰化钾,只要服下相当于三分之一个胶囊的量的粉末,就能致人死地。

      但问题是我跟他回了家,相当于我和他已经建立了联系,就是说我有了作案动机,一路上的摄像头已经录下了我们相处的过程,那个胖保镖也就成为了最好最合适的人证……

      刑侦剧里破案注重的是作案手法,但现实生活中破案,最注重的还是杀人动机。

      一个人一生中接触过、有过节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只要按照线索去一个个排查,总会查出些蛛丝马迹。但无动机杀人不同,杀人者与被害人也许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怎样排查也查不到他的头上。

      所以无动机杀人案的破案率才会如此之低。

      同理,刺客杀人,属于无动机杀人,侦破率非常低,但是我竟然犯了其中最大的一个大忌:同自己的任务目标有了接触。

      大概当时真的是被他的那双眼睛晃了心神,才会脑子进水地跟着他回家吧。

      我想得心生烦躁,干脆坐到饭桌前吃起了他给我做的那碗面。

      ……味道竟然出乎意料的不错。

      还以为像他那样从小就出道的人肯定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呢,看来勉强喂饱自己还是不成问题的。

      吃饱了饭,血糖上来了,心情自然也就好了起来,我决定把事情看开一点。

      反正这单任务报酬那么高,有了那么多钱我干什么不行啊,要真的被查出来了,大不了让刺客组织给我换个身份,我再出个国,照样活得好好的。

      反正这个身份也没什么,不过是顾湉湉那个小妮子可爱一点,租的房子温暖一点,我也一点都不喜欢师父给我起的那个什么破名字,余凡,呸,都不像个女孩名儿。

      但我咬着嘴唇想了想,发现如果我失去这个身份的话,我还是会很难过。

      在我成为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前,至少我想先成为我。

      我一直胡思乱想着,连自己什么时候在餐桌上趴着睡着了都不知道。

      我已经很久没有睡得如此安稳了。

      不知是他家里的气氛太过温暖,还是我实在是心力交瘁,反正这一晚,是我这几年来唯一一次没有昏昏沉沉地时醒时睡,而是踏踏实实地睡着,一夜无梦。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一点了,我被落地窗外折射进来的阳光晃得睁不开眼,一起身,背上披的衣服便滑落在地上。

      我捡起来一看,是件男人的外套,很厚实,带着点让人安心的香味。

      面前的桌上贴着一张便条,看样子是他给我留下的,我轻轻将它撕下读起来:

  

   

      “阿姨您好!我是带您回家的人,我叫做易烊千玺。

      当我看见您睡在餐桌上的时候,我明白您还是在担心,也许是担心麻烦了我,也许是担心这安稳的一夜过去后,又会面对现实里的麻烦。

      我不能安慰您什么,因为我知道在强大的现实面前,安慰能起到的,只有抚平我自己情绪的作用,您的处境不会因为我的安慰而得到一丝改善。

      但至少,桌子上的那张卡是我的心意,也许这并不能帮到您太多,但至少这可以让他们和您有商量的余地,这之后的事,我们再来看看怎么解决。

      我的工作很忙,不能和您一起去解决这件事,希望您自己能够处理妥当,以后过上安稳的日子。

                                                  易烊千玺留”

      我往桌子上一望,果然便条下放着一张卡。

      我从包里掏出平板,输入卡号查了查,那张卡上余额五十万。

      当意识到有透明的水滴砸到桌子上的时候,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

      后来我一摸脸,满脸的湿润。

      眼睛里不停地溢出水珠,这就叫哭吗?

      我打小没哭过,一时新奇得很。

      但我为什么会哭呢?我搞不懂。

      我把便条收好,走到落地窗边。

      但我可以确定,我现在,是真的一点也不想杀他了。

      刺客信条第四条:不要轻易否认一种不常见事物的存在。

      我大概这辈子没遇到过这样的人,所以潜意识里总爱把他往坏了想,后来才知道,原来像他那样的人是真正存在的,只是我没那么大的福分遇到。

      像他那样的人,像初春的阳光那样的人。

      我喜欢阳光,所以我要保护我好不容易遇到的阳光。

      易烊千玺绝对不能死。

      我望向窗外。

      就像太阳绝对不能消失一样。

      窗外,是丰美的四季。

TBC

作者有话说:这篇文不太长,大概比《剁手》还要短一点,只有十几章的样子。
但是棋下得还蛮大的,马上就要进入推理章节。
这章写的一点关于刑侦的东西是真的,现实中查案就是无动机杀人案最难破,原因和我文里写得一样,因为父亲是警察所以我了解一些。
到此为止千哥的形象也还不是特别丰满,我在尽量改了,但是这个人物设定吧……他……牵涉到剧情……嗯,不剧透了。

晚一点的时候还有一更,可以明早起来看,毕竟作者是专业修仙人士。

昨天晚上等更的小伙伴不好意思惹,昨晚嗨太晚,回来直接睡了,今晚有双更补偿!

     

     

     

     

     

     
     

     

     

     

     

评论(3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