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岛

这个城市是一座热岛。

花吐症

封笔前把自己写的一个小甜饼放出来吧,给你们做个念想,我们有缘江湖再见啦



【花吐症】为散播于亚太地区的一个罕见疾病,发病率约为百分之零点零三。

其主要症状表现为,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口中会不时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

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心意相通后一起吐出花朵则痊愈。

【我】

      “我就快要死了。”

       在食堂略显油腻的餐桌上,我平静地宣布了这个消息。

      不出意料,听到的只有朋友撕心裂肺的……

      笑声。

      “今年转的那么多条锦鲤终于显灵了,中午就回去还愿嘻嘻嘻!”

      “听说处‖女‖鬼是怨气最重的一种鬼,放心吧我会准备好几个阳‖气重的壮‖汉每天供你享用的!”

      “今天下午有数学小测哦,要死的话最好还是早点死!”

       就知道他们不会当真的。

       我无所谓地笑笑,扒了一口饭,含混着咽下了又冲到嗓子眼儿的花瓣。

       吐出来的,可是栀子花呢。

       遇见那个人的时候,栀子花开得正好。


       我是在大概一周前发现自己的异常的。

       一周前的早上,我刷牙时突然感觉嗓子眼儿痒痒,正想咳嗽,一阵呕吐感却在胸腔开始翻涌,于是我奋力跑到马桶边,一阵干呕……

       呕出来的,是洁白的花瓣。

      我的母亲是医生,我自然知道这个症状意味着什么。

       花吐症。

       我痛苦地呻吟一声,捂住了脸。

       可是如果是那个人的话,连告白都成问题,接吻哪还有什么可能?

       估计只能等死了。


       不过说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喜欢他的呢?

       我坐在人声嘈杂的食堂里,脑子里慢慢回想起和那个人的第一次见面。



       那是一个尤其温暖的春天。

       在那个春天,我随着父母工作的变动来到了这座南方城市,在去新高中报名的路上,我遇见了那个人。

       他坐在栀子树旁看书。
  
       他是年少成名的少年偶像,我哪有不认识他的道理,只是太怂,这辈子第一次见明星,激动得差点软了腿。

       后来有个男孩跑过来找他,要他加入自己伙伴们的游戏,他放下书,脸上带了点不易发觉的困扰,但到底还是点点头,跟着他过去了。

       那边的一伙小男生小女生几乎炸了锅,叽叽喳喳地围着他,我能觉出来他不太会应付这种场合,但他还是笑着,努力地去融入他们。


       我转学前有不少朋友是他们的粉丝,也一起嘻嘻哈哈地看过几个他们的视频,印象里的他们,要么在综艺节目里如鱼得水,要么在舞台上霸气侧漏,哪有过这么局促的时候?

        我觉着有趣,不由得看入了神。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了我,对着我轻轻笑了笑,露出了两个小梨涡。

        biu——

        于是我听见了丘比特那死小孩儿的箭,射中我心脏的声音。

        我想我是恋爱了,单方面的那种。

        然后我俗套地刚好转到了他所在的班群,俗套地刚好被老师安排在他的后座,然后不俗套地……

         没有跟他正经地说过一句话。

        不开玩笑,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这种特质决定了我注定当不了一个不平凡的人,但也让我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和周围的人相处得很好。

        我也确实和班上的同学相处得很好,除了他而已。

        因为他的行程越来越紧,本来就没怎么到学校来上课了,我们两人最大的交集大概就是上课时我的橡皮掉了让他帮忙捡一下,以及我会帮他整理发下来的复习资料和试卷。

        最可悲的是,他并不知道那些是谁帮他整理的。


         所以说这种情况到底要咋整啊!虽然我一直装作自己不在意但是毕竟马上就要死了我还是害怕的好不好!所以说为什么就我运气这么不好得了这种病啊啊啊!

        我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其实内心的弹幕已经波涛汹涌,最近花瓣吐得越来越频繁,吐出来的栀子花也从洁白慢慢变成了粉红,沾染上了点血腥气。

        我身体也越来越虚弱,爬个三楼都得换几次气,我明白,大概吐出血红色花瓣的那天,就是我的死期了。

        “愣着干什么呢,走啊!”朋友已经端起了餐盘,我也连忙放下筷子,端着基本没动的饭菜向食堂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时却发现人头一阵攒动,有女生低低地尖叫着:“对对对……是他是他!易烊千玺!他来学校了!”

        我浑身一僵,正想埋首装作没看见,一旁的朋友们已经一窝蜂涌了上去,热热闹闹地围着他,

       “哎玺子怎么才来啊,吃了没,我们陪你吃点呗?”

        易烊千玺笑了笑:“今天赶个通告……”

        “没事没事我们再陪你吃点。”朋友不由分说地拖着我在他对面坐下,我恨不得把头埋到餐盘里。

        “怎么吃那么少?”

        他的声音响起,我不知道他在跟谁说话,没吭声。

        直到他拿手肘轻轻碰我一下,我这才慌忙抬头:“你……你在跟我说话啊?”

        他笑了:“不然呢?”

        我躲闪着他带笑的眼神,勉强挤了几个字出来:“嗯……我减肥。”

        他突然变得严肃了:“不吃饭对身体没有好处的,而且也减不了多少,更何况你根本就不胖,减什么?”

        这是他第一次和我说这么多话。

        我被吓呆了,愣愣地望着他。

        他被我看得不好意思,搓了搓鼻头,继续埋头吃饭了。

        我依然望着他,心里有个大胆又无赖的想法慢慢生长。

        他是一个那么善良的人,连不熟的同学的身体都会关心,那么如果我实话告诉他,我得了花吐症,他会不会为了救我的性命,愿意和我接吻呢?

        我不自觉地抖了抖,心脏开始为这个疯狂的想法而狂跳不止,这可以说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了,我不会死,他也只是吃个亏,大不了以后赔礼道歉……

        然后我绝望地发现自己开不了口。

        怎么办呢,如果我真的实话告诉他的话,他一定会很为难吧。那张脸上,会流露出我第一次见他时的那种无措的神情,他也许会苦恼得揪头发,但又不忍对我说一个不字……

        想到这,我觉得自己才是要疯了。

        我还是死吧。

        我望着对面吃得两腮鼓鼓的少年,不露痕迹地用手接住忍不住又吐出来的粉色花瓣,轻轻将它们扔到了地上。

        就这样吧,挺好的。

        喜欢上你之后,心里像住了江南一整个的梅雨季。



【易烊千玺】

       今天来到学校之后我发现了我的人工小太阳电力不太足。

       因为行程太满,我已经将近一个月都没有看到她了,本来想趁着这次好不容易的见面给自己充充电,结果小太阳今天病怏怏的,浑身都是低气压。

 
      我走进食堂的时候她正焉不拉几地往外走,她的朋友们围上来招呼我,说要陪我吃饭,本来想拒绝,但看见她没怎么动过的餐盘我又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这个小太阳怎么搞的,吃那么少?

       她的朋友拽着她在我对面坐下,我这才发现她脸色苍白得不太正常,人也好像瘦了一圈,整个人像是被雨淋湿的猫咪,无精打采。

        而且和她擦身而过时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像是栀子花的香气,可她平时从来不用香水的。

        看来小太阳在我不在的这半个月里发生了什么事啊。我皱着眉听完她蹩脚的借口,心里一阵莫名的心慌。

         总觉得我要失去这个人工小太阳了。

       第一次见到小太阳的时候她刚刚转到我的学校来,那天她穿着暖暖的针织衫,背着小书包,在一群穿着丑丑校服的高中生堆里显眼极了,我用眼角的余光瞟她。

       像是楠楠喜欢的天线宝宝里那个小太阳娃娃。

       可惜小太阳娃娃也是个花痴,一直盯着我看,我只好无可奈何地回了她一个微笑。

       注意,是无可奈何,不是情不自禁的。

       她被分到了我的班。

       我承认,赶完行程回来上课时,一眼看见她就坐在我身后的那种感觉非常奇妙,听力暂时性的失聪,感觉脸颊滚烫却又没有脸红,眼前的一切都好像变得雾蒙蒙的。

       我想我是恋爱了,单方面的那种。

       我的身份注定了我不太好交朋友,但所幸班上同学都大方开朗,我同他们相处得都还不错,除了她而已。

       其实她性格很好,真的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只是对着我的时候总结结巴巴,不敢正眼望我一下。

       但她又不像是讨厌我的样子,我听我同桌说我不在的时候的卷子都是她帮忙整理的。

       那大概是害怕我吧,或者跟我在一起总觉得紧张?

       听起来,这两个可能都不太美好。

       我用饭把两颊塞得鼓鼓的,试图以此让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不经意间抬眼,却看见她用手遮掩着吐了个什么东西出来,扔到了饭桌下。

       我悄悄往下瞄了一眼,是一朵粉色的小花,有些像栀子花,但栀子花又怎么会是粉色的?

       我想不明白。

       浑浑噩噩地吃完一顿饭,我跑回教室拿手机,一字一句地输入百度:嘴里会吐出花来是怎么回事?

        搜索出的结果让我心惊肉跳。

        花吐症。

        怪不得她今天病恹恹的,吃不下饭,怪不得……

       这个傻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要死了啊?搞什么呢,就算她暗恋的人不愿意,为了活下去就算强吻也得上啊!

       我心里又酸又涩,巨大的恐惧感让我浑身都快发起抖来,是她不敢?还是她不愿意?

       不愿意自己的意中人为难?

       我终于忍无可忍地一转身,一巴掌拍在她的桌子上:“你是傻的吗?”



【我】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易烊千玺突然会发那么大的火。

       应该说,我从没见过他发火的样子。

       在我的记忆里,他总是笑眯眯地面对所有事情,哪怕难堪或生气。

       所以我当场愣在了原地。

       他倒是马上笑着跟周围的吃瓜同学们解释,说我们闹着玩的。

       可我看他那一刹那凶狠的表情,可绝对不像是在闹着玩。

       果不其然,他解释完就凑近我,低声对我道:“一会儿出来说。”说完转身离去。

       我心惊肉跳地从这一句普通的话里听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做什么了?我惹他了吗?喜欢他的事被发现了所以要带我到教室外教育我早恋是不对的?

       我被吓得又狠狠吐了好些花,确定自己一定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吐了后,我才走出教室。

       他看见我出来后便迈开脚步,我隔了段距离跟着他,感到万念俱灰。

       来到天台后他“啪”地关上门,一步步向我逼近。

       我被他这个侵略性的动作吓得又想吐花了。

       “别忍着,”他皱着眉打断我,“想吐就吐,我知道了。”

       我惊讶地望向他,正想说话,一张嘴却忍不住吐了一朵花。

       他正走过来想问我,我却忍不住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那是一朵,血红色的栀子花。



【易烊千玺】

      我不知道她吐出红色花朵来意味着什么,但看着她的表情我就知道要出大事。

       “那个人是谁?”我把她从地下拽到怀里来,直视着她的眼睛,感觉自己急得快要哭出来了,“你说吧没关系的,如果你不好意思告诉他,就我帮你去说,保命要紧,好吗?”



【我】

       看着他焦急的神色,我就更不愿意把这实话告诉他,不了,不了,之前说什么不愿意让他为难都不是真的,我只是……

       只是不想他亲口告诉我,他不喜欢我啊。

       但最后,就算是为了我这个可悲的暗恋者的一点私心,让我自私一回吧?

       我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少年,他离我只有一个鼻尖那么远,只要我再往前凑一点,我就能贴上他的唇。

       我真的那么干了。

       然后我晕了。




【易烊千玺】

       她晕了。

       嗯?她晕了?

       靠!她晕了!



【我】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在天国,看见一旁的朋友我简直痛哭流涕:“啊啊啊我的狗子啊你咋和我一起去了呢?你还那么年轻你不要因为我就做出这种傻事啊!”

       “傻逼闭嘴!”朋友忍无可忍地抽了我后脑勺一巴掌,“你没死!人千玺拼死拼活把你抱到医务室,你倒好,到了医务室一点儿事没有就是睡得跟头死猪似的!”

       想了想,他又悄悄凑近我:“你小心一点啊,千玺把你抱进来的时候脸色臭得像全天下人欠了他五毛钱似的,就你那个体重,人家肯定累坏了,等会要是他骂你几句,你就受着啊!”

       话音未落,他口中那个“仿佛全天下人欠了他钱”的人就冷着一张脸进来了。

       朋友同情地拍拍我的肩,悄悄地溜了出去。

       易烊千玺没有说话,动作粗暴地拖了一张板凳到我床前坐下,脸色仍是难看。

       朋友对我说的话信息量太大,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愣愣地望着他。

       我没死?而且我现在也没有想要吐花的感觉,这意味着我的吐花症好了,但是想要治好吐花症,方法不是只有那一个吗?

       “怎么不早点说?”易烊千玺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然后就又冷着脸不说话了。

       我现在根本不能听到其它的任何声音,因为我的脑子里一直就那么一个声音反反复复地响着——

       易烊千玺,他亲了我?

       我试探着开口:

       “我晕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

       “你今天放学后有空吗?”

       等等……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瞪大了眼睛,颤抖着指向自己:“你?你刚才那句话,在问我?”

       “不然问鬼啊?”他暴躁地抓了抓头发。

       我想我的确是疯了,一天之内居然看到易烊千玺两次发火。

       这时他站起来,提着我的书包,把我从床上也一起提了起来,他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这句话我可就说一次,栀子花的味道真难吃。”

       说完提着我的书包帅气地一甩头出去了。


       “哎哎等等!去哪儿啊,干什么啊?”

      “约会!”


      那么,到底是亲了没有呢?

      易同学口袋里的栀子花瓣表示,就不告诉你。

END
      

      

       

       
      

评论(36)

热度(188)